让光伏玻璃供应问题存在诸多变数

作者:12博官网发布日期:2021-01-26 08:22

  (688599)等6家龙头企业联合呼吁,希望国家放开对光伏玻璃产能扩张的限制。种种迹象表明,有关方面也在考虑采取措施破解光伏玻璃

  在联合倡议书中,6家企业表示,在行业发展积极向好的背景下,当前产业链上游的玻璃产能却面临严重短缺,已严重影响到光伏组件的生产和交付能力。供需失衡直接带来的问题便是玻璃价格的快速跳涨,3.2mm的玻璃每平米均价从今年7月至今涨幅已超过100%。光伏玻璃的短缺已经令整个产业陷入减产甚至停产的“困局”。

  为此,这些企业提出了四条建议,包括:恳请国家相关部门考虑给光伏市场年终“抢装潮”降温,引导项目有序推进; 光伏组件企业已普遍出现大规模的交付延期现象,希望电站投资企业能充分理解; 上游的玻璃厂商主动作为、积极作为,与下游组件企业一起全力保供; 希望国家充分考虑目前行业面临的紧迫局势,放开对光伏玻璃产能扩张的限制。

  数据显示,上述6家企业均为全球排名前十的组件供应商。其中,晶科、隆基、、、阿斯特霸占了今年上半年组件出货量前五的席次,居于第七位。

  联合倡议书一出,上下游产业链公司均遭到二级市场“爆锤”。其中,光伏玻璃的两家头部供应商福莱特玻璃、信义光能分别下跌9.59%、7.68%,光伏组件企业同样集体下挫,暴跌6.58%,、下跌幅度超过1%,微跌0.18%。

  “下游组件企业不好过,其实玻璃企业的好日子也才开始。”昨日,记者接触的上海圈内人士透露,在今年7月光伏玻璃上涨前,受疫情影响价格已经创下了近两年新低,但在全球需求复苏、双玻组件加速渗透、产品规格多样化等因素推动下,下半年光伏玻璃突然进入需求爆发期。

  据了解,前述倡议书提及的“放开对光伏玻璃产能扩张的限制”,为2020年1月工信部发布的《水泥玻璃产业产能置换实施办法操作问答》,其中明确光伏玻璃新建项目必须按照政策要求执行产能置换。根据目前工信部最新发布的《征求意见稿》,光伏玻璃仍与因产能过剩而被限制新建项目的浮法玻璃、水泥行业一起,被明确列入产能置换管理办法范畴。

  记者注意到,《征求意见稿》落地后,就有券商人士判断,这与目前及未来光伏玻璃严重的供不应求状态显然是不相符的,因此政策限制被修正是大概率事件。

  昨日,光大证券分析师殷中枢也指出,“一刀切”政策有望迎来调整契机。根据索比光伏网消息,有关部门就光伏玻璃产能问题正积极开展三项重点工作:一是加强光伏玻璃供应保障(拟对光伏玻璃实行有别于传统浮法玻璃的政策),二是对光伏玻璃产能置换实行差别化政策,三是防止产生新的产能过剩(严防假借光伏玻璃之名新建普通建筑玻璃生产线)。

  中金公司最新研报也指出,即使光伏产能扩张的限制被放开,也将保持在一定程度内,仍然会受到一定的监管。此外,工信部出台的产能置换政策并非造成短期光伏玻璃紧缺的主要原因,而是光伏玻璃扩产周期长、资金投入大、合适的配套资源较为稀缺和盈利能力受下游需求波动较大等。

  公开资料显示,产能紧缺之下,、南玻A、旗滨集团等企业今年先后发布扩产计划,但光伏玻璃工艺技术门槛高,新上产能的周期也比组件等环节更长。这样的时间差,让光伏玻璃供应问题存在诸多变数。

  在近期对外路演中,表示:“2021年预计光伏玻璃还会有15%左右的缺口。尽管福莱特已经扩增5600吨的产能,信义扩增4000吨,但是这些产线是分布在不同季度建造投产,光伏玻璃窑炉本身更是有爬坡期,建造完毕后大概需要3个月左右才能达到预计产能,所以实际供给市场的量没有那么多,而光伏玻璃市场需求仍在增加,需求量还是超过装机量的。”这也意味,即便政策完全放开,光伏玻璃供应紧张至少到2022年才能缓解。


12博官网

上一篇:中国短道速滑队已回到北京

下一篇:“峨眉山宏昇药业”入选《崛起中国》栏目